珠穆朗玛峰上飘扬着我们团队的旗帜 ─ 记登山伙伴邹晓清点滴

2017-01-09 11:45 来源: 今日澳洲 原文网址 Zero编辑

在这巾帼不让须眉的年代,周围都有女中豪杰,其中笔者认识的一位就刚征服了有世界屋脊之称的珠穆朗玛峰,她是人称Sally的邹晓清,为了解其事迹,笔者特意与她作一次面谈。


珠穆朗玛峰上飘扬著由邹晓清女士安插的华人服务社旗帜

Sally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护理专业,曾在国内颇具规模的医院任护理部主任,后以护理专业移民澳洲。她曾在澳洲多间公立医院和颐养院任职,当她得悉华人服务社新建颐养院急需护理人员,考虑到这个机构专门服务亚裔长者,在文化上有认同感,可以实现她服务同胞的心愿,便应聘就任护理人员。经过一段时间,她升任为护理经理,但她表示在服务社工作并非为了升职加薪,而是认同服务社帮助弱势群体的宗旨。

加入服务社后,她耳闻目睹许多社内的故事,知道董事局成员都是义工,许多义工和员工都义无反顾、甘心情愿把服务社当作是自己的另一个家而不计报酬默默付出。其中义务执行董事、创社主席潘南弘更是以身作则,辛勤耕耘三十多载,甚至如今双目失明,仍日以继夜为机构操劳。Sally说:“我觉得在颐养院工作,感受到被尊重和信任,从而产生对工作的满足感及对机构的归属感。”

她工作之余,喜爱跑步登山运动,不久前获得一项国际42公里马拉松越野跑女子组第三名。登珠峰大本营是她多年的心愿,为此她坚持跑步,每周到健身室做体能训练,周末经常去远足和进行定向越野跑,而出外度假都是围绕着马拉松比赛,并选择在冰天雪地中仍然练习跑步。

尽管近年来珠峰间或发生地震及雪崩,攀登的危险度极高,但Sally没有畏缩,在2016年11月7日,她在世界上最危险之一的尼泊尔卢卡拉机场着陆,用了七天的时间翻山越岭登上珠峰大本营,平均每天走7、8个小时,在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,徒步行走20多公里,落点垂直高度600多米。当登上海拔3,840米时,她的身体出现了高原反应,在极度寒冷下,她呼吸困难、食不下咽、夜难安枕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。

由于营地卫生条件恶劣,她7天都没有热水洗澡,加上高原反应,许多登山者都 已精疲力尽,脚软头晕,但她仍然坚持;而许多人到达珠峰大本营后,都认为大功告成便凯旋而归,而她再接再厉,坚持继续往上攀登。她翻过海拔5,500米高的一座雪山,经过美丽的湖区,并登上另一个海拔5,380米、如仙境般的山头。那里群山环抱,白雪皑皑,万籁俱寂,可以近距离地望见多个只有世界级登山专家才能攀登的海拔8,000米以上的高峰。

在那时刻,她很激动!历尽艰辛到达目的地的喜悦油然而生。她拉起「华人服务社」的红旗,与她那红彤彤的笑脸相互辉映。她说:“我默默念记“机构在我心,我心有机构”,我感到身心的强大和超越自我对人生极限成功挑战,我也希望能鼓舞团队士气,加强对机构的认同和归属感。”

这种不畏艰难险阻,坚韧不拔勇于向前攀登的精神,正是服务社三十多年来不断发展壮大的动力,它将会继续发扬光大!

垦丁

原创声明:本译文系本站原创,欢迎转载! 但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。未在文章页面明显位置给出原文连接的,本站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评论